悲痛,如影随形

电脑断网只能指绘,画风突变警告

打了一局借了斯卡哈老师的枪弓组合,就像是故意表现一样的,我的库丘林成了全场脸T收场50血,红A和斯卡哈几乎满血,更加奇怪的是红A全场下来没有一次三连的,收官语音也是库丘林的那句没劲。
虽然我知道把自己意识带入游戏很蠢,但是我真的想说:库丘林你快别笑别硬撑了,红A真的很生气。

挚友在炫耀他迦的狂王怎么办?还能怎么办(#ㅍ_ㅍ)

私服杰克(请勿转载取用哦),雾鹗绯鹗,莫名画的像红A┌(┌ 、ン、)┐,英文翻译机搜的,有语病的话我也没法儿,吃文化亏啊。
和两位大副画的时间相隔太久画风实在是掰不回去了,冷酷的劲儿肯定少了的。

昨天直播游戏的梗,开局抓人不上椅子四个人抓了两轮,然后把两个修机有负面效果的送上天,打算佛平局,结果抬头一看“地窖未刷新,剩余5台机”,寡人内心os如图所示。

(1p原图2p手机自带滤镜不过看起来没效果?)

经过沟通,上一条帖子的对家其实是比较注重游戏技术钻研体验的,不过只是他的认真劲儿不适合在赛季末冲刺阶段使用,所以和冲分的一部分玩家起了冲突,双方情绪比较激动。

没事的没事的,不过看完更新后自己的段位掉回一阶好难过qwq。啊啊啊啊啊啊!我还没准备好!

小破站有人开专栏喷骰子队,因为他(她)遇到几个素质不太好的队伍,但言辞中有种一杆子打死所有人的感觉,我不能认同。
并且下方也有评论提及佛系监管者也破坏游戏体验,也有人表示因为某些知名主播抵制骰子队就学主播鞭挞放血骰子队的。

个人回应如图所示,不说洗白,就希望大家能把问题想的复杂点。单纯的强调自己标榜自己的正义同时,殊不知你在全局中便是一个害虫。

我无意参与骰子队,我有自己的工作,但是当我被同好群里的学生党贴脸炫耀他3000+的进度500+骰子和数十个抽奖精华的时候,我自己抱着可怜的864步数1个骰子和零个抽奖精华,你们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正经粮是什么?不产不产。
还有千万别让寡人知道我身边有谁不明事理乱叫杰克大猪蹄子甚至乱歪曲角色性格人设的。虽然寡人不是奈布玩家不护夫,但寡人是杰克玩家,护犊子还是会的。

(1p改图,2p原图来源于网络)

继昨天的庄侦fgo设定梗之后!我又来祸害黄冒啦!(私服谢绝转载模仿,不知道咋回事的朋友们可以到我主页翻一下)每人图片1初始2一破3二破。

冒险家(Assassin):真名:库特.弗兰克,宝具:自欺欺人之书,阵营:中立。罕见的非弓兵却拥有单独行动能力的暗杀者。性格行为都呈现两种极端,极度胆怯与极度勇敢,所以行动也有很大不可控性。某Ruler曾如此评价“挂着Assassin头衔的Berserker,只不过更多时候是Assassin罢了。”

黄衣之主(Lancer):真名:哈斯塔(?),宝具未知,阵营未知。某位远古之神的化身之一,作为参与“游戏”的工具现世,拥有的只是很小一部分的力量,职介都是随意选择的。至于信物什么的,反正都是可以扔掉的壳子,带不带也无所谓的吧。最近有个小Assassin总是在偷瞄孤,孤却舍不得用触腕戳死他呢。

画完了画完了溜了溜了,直男癌上色摧毁停车场,配色啥的不存在的(私服请勿借鉴更改)
准备祸害黄冒啦,也打算只画到二破。
(Fgo架构梗)

奥尔菲斯(Archer):喂,那个Ruler。
庄园主(Ruler):嗯?
奥尔菲斯(Archer):你不觉得奇怪吗?其他英灵(庄园众人)突破都是越穿越少,我俩怎么越穿越多?
庄园主(Ruler):你觉得不公平?
奥尔菲斯(Archer):倒也也没有,就是觉得奇怪...
庄园主(Ru.打破第四面墙.ler):因为我俩是五星。
奥尔菲斯(Ar.一脸懵逼.cher):哈???
哈斯塔(Lan.也能打破第四面墙.就算五星也是越穿越少.cer):???

完了完了完了,fgo玩儿久了,忍不住对庄侦下手了啊!(虽然只是草稿)

庄园主(Ruler):真名不详,宝具不详,灵基疑似被污染立场不明。时常现身于不义之战进行意图不明的行动。无论双方是何结局,他都宣称自己义务已尽。不过最近似乎沉迷于逗弄某个和自己外貌有几分相似的弓兵。

侦探(Archer):真名:奥尔菲斯,宝具:破除迷惘之光,立场:中立。明是无名之辈却享有英灵之位,可见“那件事”是何等扑朔迷离引人入胜。“不要追逐来历不明的东西”是他最常挂在嘴边的忠告。